《安娜卡列尼娜》出场

一直要到第十章,托尔斯泰才让这本大部头的主角安娜第一次出现。

安娜的哥哥奥勃朗斯基是个贵族青年,和妻子陶丽结婚八年,育有一子。一家人住在莫斯科。但奥勃朗斯基最近遇到了麻烦,他和家庭女教师出轨的事被妻子吉娣发现了。陶丽威胁要离婚,奥勃朗斯基没有办法,只好请开园在圣彼得堡的妹妹安娜来帮忙。

全书的前十章一直在介绍莫斯科贵族青年们的生活,包括列文,吉娣还有弗伦斯基,也就是安娜后来的恋人,之间的三角恋情。主角们悠闲得过着生活,只在间或提及安娜即将到访,要为她安排住的房间等事。

安娜和丈夫卡列宁生活在圣彼得堡,也已结婚八年,育有一子。安娜这次是打着看望嫂子的名义来莫斯科的。

站在托翁的立场,我们应当如何安排主角安娜的第一场戏呢?首先她这件事情的结果不能过于戏剧化,失去控制的清洁既会打乱读者的注意力,也会削弱安娜的形象。其次安娜处理这件事的方式不管要赢得读者认同还要让读者敬佩。如果第一场戏主角不能赢得我们的喜爱,那么这个人物可以说是塑造失败了。

我们再来看看这个问题的真实处境。陶丽的情绪分为两层:当然这是我们在陶丽和安娜对话的过程中跟安娜一起发现的。首先是羞辱,作为一个贵族千金,她居然输给了一个家庭女教师,她怀疑丈夫是看上了对方的年轻貌美,在背后甚至在一起作弄自己。其次是被欺骗。结婚八年,看来恩爱的丈夫却在背着自己出轨,她不知道这八年的青春要如何交付。

安娜首先解决课第一个问题。她劝陶丽道,这些人在外寻欢作乐不过时逢场作戏,他们把这些女人当作猎物,只享受的手的快乐却从不在心里真的看的起她们,他们仍然把自己的婚姻视作最神圣的存在。因此,奥勃朗斯基断然不会跟一个家庭女教师一起作弄自己的妻子。

第二个问题比较棘手。我们不能诉诸道德,因为奥勃朗斯基犯错在先。也不能诉诸现实,比如劝陶丽想想离婚后的处境还有以后如何抚养孩子等等。因为这会让安娜显得市侩,遭读者厌恶。那么应该怎么解决第二个问题呢?

安娜首先是表示同情,虽然她也承认自己并不能完全感同身受。然后她问出了关键性的问题:你还爱他吗?安娜给了陶丽思考的时间。在安娜看来,如果还爱他,如果还有足够多的爱让你原谅他那么就应该原谅他,并且从此不在提及此事。

陶丽思忖之后认同了安娜的说法,也许她是她发现自己仍然爱着丈夫,也许是她冷静下来了只是需要找个台阶下,但无论如何,这个说法是陶丽只能接近的解释。因为继续下去是为了爱而不是别的什么,这些年的青春也就没有白白托付。

我们不知道安娜在那一刻是不是真诚的,还是她只是运用自己的智慧找到了最合适的说法。但无论如何,安娜的这番话表明了自己爱情至上的想法,还有她充满洞察力的头脑。用这样素诉诸感情的方式,安娜成功的化解了这场危机。托尔斯泰用这样的手法让安娜这个人物立刻鲜活生动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