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暴力沟通》Part II:非暴力沟通方式

如何进行非暴力沟通?

区分观察和评论

非暴力沟通的起点区分观察和评论。这并不是要求我们保持绝对的客观而不作出任何评论,而是强调区分观察和评论的重要性。沟通失效一个常见的原因是我们常常直接将观察和评论混为一谈,评价,批评或者指责对方的行为,使沟通的对象产生抵触情绪,从而不愿意作出友善的回应。另一方面,当我们带着强烈的预设去沟通,在没有了解事实之前就进行判断,无异于带着有色眼镜去观察,则我们自己所观察到的事实也会产生偏差,给后续的沟通带来更大的误解。区分观察和评论的目的就在于,在沟通之初带着客观的心态观察事实。

体会和表达感受

非暴力沟通的下一步是体会和表达感受。对于大多数文化而言,男生表达自己的感受被认为是敏感脆弱的表现。但我发现,表达感受无论在亲密关系中还是在职业当中都是非常有必要的。个人化的感受和表达是我们与他人建立情感连接的关键步骤。

了解感受的根源

沟通中产生矛盾的直接原因往往是我们将浅层次的情绪表达出来使得双方形成对立。非暴力沟通强调:感受的根源在于我们自身。我们的需要和期待,以及对他人言行的看法导致了我们的感受。在沟通中应当关注产生情绪的根源,也即是我们的什么感受没有得到满足。

更具体说,沟通中的矛盾的起点一般是因为听到了不中听的话。这个时候我们一般有四种选择:认为自己犯了错误而心怀愧疚,为了维护被伤害的自尊和情感而通过指责对方的方式来回击对方,认识到自己感情上受到伤害是因为我们看中对方的信任和接纳或者收到了误解,或者是第四种方式,用心体会对方的感受从而明白他的需求。与之前所说的区分观察和评论类似,听到不中听的话要先将对方的情绪放到以便,而努力去思考其背后所想要表达的含义,或者包含的未满足的需求,并且以最大的善意去作出理解和回应。

另一些时候我们也可能说一下不中听的话,比如批评对方,但是批评往往暗含着期待。非暴力沟通不鼓励批评,而鼓励表达需求,也就是期待。在多数的沟通当中,矛盾和冲突是因为双方的需求没有得到很好的满足。鼓励沟通双方表达感受,有助于我们了解到双方的需要,从而可能找到满足双方需求的办法。

然而,社会化的过程里,不同的角色都被赋予了不同的期待,表达个人感受是不被鼓励的。但是直接说出需求,获得积极回应的可能性会更大。我们在影视剧或者戏剧里看到过许多勇于跳出自己社会化职责的束缚、努力表达自己观点的角色,也看到过很多常年牺牲和压抑自己的个人感受,而最终爆发或者崩溃的角色。表达自己的个人需求是获得理解的起点。

作者认为,一般来说,一个人的感情成长会经历三个阶段。从最初想要努力取悦他人、达成他人的期望,到因为不堪重负或者不平衡的付出想要逃避这种负担,到最后认识到个人对他人的需求并不负有责任,但是愿意从爱他人的角度出发进行帮助。我认为这个观点具有相当的表达力。我在许多的关系都看到过这样的成长过程。比如孩子和父母的关系,许多孩子觉得自己有必要为了使父母高兴从而做出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他们有时候在重大压力之下意识到自己的感受从未被尊重而与父母的感情出现裂痕。还要许多亲密关系也是如此,从一开始努力迎合对方想要使对方高兴,到后来因为觉得憋屈而恼怒,进而逐渐变得态度僵硬起来。

真正的个人成长来自于对于自己的感受和需求的认识和尊重。我们会认识到他人的言行也许和我们的感受有关,但并不是我们感受的起因。感受源自于我们自身的需求,而他人并不对我们的需求负有责任。反过来说,我们也会逐渐意识到,我们对他人的感受也并不真正负责,了解他人感受背后的需求比应对他人的感受更加重要,真诚地对待他人比委屈求全更为可贵。

请求帮助

在了解了我们感受和需求之后,下一个要素是提出需求。提出需求的过程中我们需要注意:首先,要清楚地告诉对方,我们希望他们做什么,如果我们请求他人不要做什么,对方也许会感到困惑。同时,请求语言力求具体。抽象的语言不仅会使得对方感到迷惑,还会使我们无法深入了解自己。

我的一个观察是,很多时候我们对沟通感到沮丧是因为我们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了解自己是一个苦难的过程,我们在成长过程中接受了许多抽闲的框架来帮助我们了解自身,但这些抽闲的框架有时候无助于我们了解自身。有时候我们自己也不清楚我们对他人的期待是什么。比如我们也许认为我们想从亲密关系中获得支持,但什么样才算是支持呢?告诉对方,自己在烦恼的时候想要被认真倾听比仅仅表达想要得到支持要可能成功的多。

当然,在沟通请求的时候需要同时阐述自己作出这样请求的感受和需要。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请对方提供反馈。在确认对方已经明白我们的请求之后,我们通常会关心对方的反应,包括对方此时的感受或者想法,以及对方能否接受我们的请求。在想要了解对方的反应时,我们要能意识到我们想要了解的是哪方面的内容,并提出明确的请求。

《非暴力沟通》Part I 沟通中的暴力

物理暴力更容易被感知。比如各种暴力犯罪,战争,乃至家庭暴力等等。因为物理性的暴力往往留下可见的创伤或者痕迹,比如炸塌的建筑物,飞溅的弹壳,渗透血液的衣服,布满伤痕的脸等等。但是在看不见的精神领域,暴力的存在同样广泛。这本《非暴力沟通》的全部目的是要倡导非暴力的沟通形式,从爱的角度而非暴力的角度出发,从而获得更好的沟通效果以建立更有意义的联结。

作者在书中没有明确给出暴力的定义,但通读全书之后不难理解,书名中的暴力是指沟通过程中将负面的情绪投射到沟通对象身上的行为。比如焦虑、紧张、愤怒、沮丧、悲伤、痛苦等,沟通者通过通过语言或者非语言的方式将负面的情绪表达出来,进而对对方的精神产生压力甚至伤害。

最常见的是暴力对他人进行道德评判。道德评判就是将行为或者想法放在道德准则之下加以判断好坏。我们经常有意无意的对他人进行道德评判,这种评判有时候是为了通过贬损对方行为的道德价值来获得心理上的满足,释放或者补偿,亦或者通过明确表明对方的行为的地道的来给对方压力,以期改变对方的行为。但是非常不幸的是,这种做法通常除了暂时泄愤,很难达到想要的效果。这种做法通常会招来对方的敌意,即使对方做出让步也不是心甘情愿的,而是出于恐惧或者内疚的行动,最终很可能心怀怨恨。

另一种常见的沟通暴力是进行比较。比较也是进行批判的一种形式。最常见的恐怕是父母将孩子与其他更加优秀的所谓别人家的孩子进行比较。这种比较的根源乃是父母对子女更高的期望,但比较非但常常不能鼓舞人,反而会让人更加沮丧并加深隔膜。

第三种是回避责任。常见的例子是认为自己别无选择。比如认为自己的选择是因为不得不遵从命令等等。回避责任一般是沟通对象想要逃避指责。但回避责任也即意味着自我的退化,等于承认我们不具有完全的行动的自由。

强人所难是第四种常见的沟通暴力。当沟通中一方对另一方有更高权力的时候,强人所难更容易发生。按照组织行为学的定义,权力既是使对方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的能力。权力的运用当然具有多种形式,但是使用强制力是其中常见的一种。权力的所有者一般通过威胁或者暗示不服从的后果的方式行使强制权力。尤其当缺少有效的监督制约手段,或者被强制的人缺少反抗的手段的时候。除了权力,通过社会压力来迫使对方服从也是一种常见的暴力。比如通过强调社会习俗,通过强调群体一致的必要性等方式来给对方提供行为上的压力。

沟通中的暴力,或者用作者的话说,异化的沟通是如此广泛的存在,我们有必要从根本上审视其存在的基础。作者在书中将沟通中的暴力可以归结为性恶论,认为我们长期以来强调人性本恶以及通过教育控制天性,导致了我们对自己的感受和需要心存疑虑,以至于不愿体会内心的世界,而选择以异化的方式沟通。我认为这种解释阐释了事情的一方面,但另一方面,也来自于我们自我中心的傲慢造成的对他人情感和需求的忽略。当我们不认为对方是与自己一样怀有理性,可以达成理解,可以被说服的对象的时候,我们就会倾向于使用暴力的方式进行沟通。异化的沟通方式更加深了人与人之间的隔阂。而缺少情感联系的人被平等对待的机会和沟通成功的机会更少,于是沟通者更加依赖暴力沟通的恶性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