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智力》书评

大众传播路径

情商这个概念的流行大概是大众传播规律最好的例证:对这些现象的研究最初集中在学术界,经过科普作品介绍之后开始进入大众视野,然后不断被塞进新的内容并以地摊文学的方式被介绍给更多人,经过这样的演变,这个概念在几天话语中的含义已经与它原本的含义相去甚远。要理解情商是如何在中文世界流行开来的,我们首先要理解中文畅销书的常见套路。

设想你要策划一本中文畅销书,最有效的策略是什么?就主题而言,这本书最好是关于中国人最关注的成功话题的,你的书应该专注于帮助他们获得成功和幸福。为了便于传播,你还需要借用或者创造一个核心概念来解释来解释你的理论。这个核心概念不能太过简单,否则人们无法获得智力上的快感,但又不能太复杂,否则大多数人便无法理解。这个概念还需要有一定的新意,否则不能引起人们的兴趣,比如努力奋斗之类的说法实在太老生常谈。为了使这个概念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你必须故意拓宽它的边界,模糊它的定义,这样当人们便能毫无阻碍触类旁通地将它用在各种各样的情景。

使用这样传播策略最成功的例子包括:一万小时理论,黑厚学,还有情商。为了进一步加强这个理论的说服力,你必须使用人们熟悉的现象进行论证。比如天才如同贝多芬在成名之前也要经过十万小时的训练:这样对大众熟知的人物进行意想不到的解读会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接下来你需要让人们看到希望:我也可以掌握这些技能并获得成功和幸福。比如告诉他们,领导力可以复制,比如暗示他们,经过努力训练你也可以获得高超的能力。有了这些要素,你的书基本已经具有成为畅销书的所有基因。

情商这个概念正是依靠不计其数这样的地摊畅销书进入大众视野。但回到起点,情商在大众中的流行正是始于这本《Emotional Intelligence:why it can matter more than IQ》。这本书最初被翻译作:《EQ:情绪智商》。这样的译法明显有别于作者的原意。而后无数地摊文学作者们看到了这个概念的潜力,于是对它进行重新包装,用一句话来概括他们的核心卖点就是:成功只有20%靠智商,80%依靠的事情商,掌握了情商就掌握了通往成功的钥匙。

成功的因素居然是一个人人皆可掌握的情商能力当然是个绝好的卖点,因为它准确的切中了我们的许多心理。一方面,我们并不认为智力或者学业成就会直接带来经济成功,尤其是在改革开放风起云涌的年代,我们见过了太多教育程度不高但是经济成就瞩目的人。第二,智力以外的因素究竟是什么人们并不清楚,试图去阐释这背后多变量多因素的模型恐怕是在不能为大多数人理解和喜欢的,至少不如告诉人们这背后的秘诀叫做情商来的爽快。第三,我们或多或少对教育体制抱有看法,我们并不认为考试的结果可以定义我们的才能,我们还是需要在学业的失败之外寻找一条可以证明自我价值的道路,情商这个不可量化不可捉摸的标准就成了天选之子。有了这些做基础,情商这个概念就插上翅膀飞入了千家万户。

本书的价值

作为一本科普类通俗读物,戈尔曼的这本书存在大量论证不严密的问题。比如把社会问题的根源也说成是个人情商的问题:杀人放火等社会问题也被当做个人的情商问题。再比如,作者往往为了突出情绪智力的重要性,在举例的时候往往忽略其他可能重要的因素,比如认为高水平运动员在训练量相当的情况下决定胜负的是情绪智力,这显然忽略了天赋,教练等等其他重要因素。除此之外,作者还喜欢进行类比,比如将将登峰造极的专业领域心流涌动的状态与做爱相比,实在是不够严谨的。

在本书出版十年之际,戈尔曼写了新的序言。在新版序中,戈尔曼为若干年以来情绪智力在大众中的普及而感到欣慰,但他也追到这个概念已经被滥用,于是努力做了一次澄清。戈尔曼首先澄清是情商并不是那带来成功的另外80%的因素。戈尔曼的原意是:智商只是决定成功20%的因素,另外80%是其他的因素。他澄清说自己当并没有说这另外80%的因素就是情商,但却被以讹传讹说成了情商。其实就算是20% 也是一个随意猜测的数字而不是测量结果。第二个被澄清的领域是情绪智力的应用。情绪智力被当做了万灵药,但其实情绪智力有其主要的应用领域,比如在领导力和人际关系等领域。比如在学业成就上智商仍然是最主要的决定因素。而在职业领导力的发展上,智商因素居于次要地往往是因为大部分在该岗位的人已经达到了智力需求,是情绪智力上的差异带来了最终领导能力的差异。

抛开情商这个概念在大众传播当中被误读的部分,《情绪智力》这本书最大的价值仍然要回到他的科普作用。作者提供了很好的框架让我们认识和思考情绪智力这个现象,比如关于情绪智力的五大要素。而从大众的误解中还原出这本书本来面目的过程又使得我们得以进一步理解情商的概念。要了解一个概念究竟说的是什么,我们就必须知道它说的不是什么。而厘清问题的定义和概念的边界也许是最有效的办法。所以以后当我们说一个人情商低的时候,我们要问问自己到底在说什么?是说他说话无聊还是说他无意中得罪了别人而不自知?对问题本身的阐述十分有助于思考问题。

社会智力

为了解决问题我们必修首先能够定义这个问题。萨洛维和约翰·梅耶的五要素仍然不能直接命中情绪智力的核心:我们该如何提高情商?但是书中提到的桑代克的社会智能(social intelligence)的理论却给了我巨大的启发。如何提高情绪只能?如何提高影响力?如何提高沟通能力?拿到这些问题的时候我们往往感到一筹莫展,因为他们过于抽象。当我们说想要提高情绪智力的时候,我们主要是想要提高什么能力?管理情绪的能力,人际交往的能力还是感知他人情绪的能力?及时我们能说出自己想要提高的领域也仍然离可执行相距万里。

桑代克的理论提供了一个绝妙的框架:讨论这些能力背后的智能(intelligence)部分并无帮助,我们需要了解的事具体的社会设定(social setting)。当我们说要提高情绪智能的时候,你要问自己:我们想要提高的事何种情景之下的情绪只能?是关于如何给一个不太友好的同事提出建设性的反馈,还是在和自己的老板讨论升职问题的时候?越是有这样具体的社会情境我们越是能够获得具体的执行策略。比如对于第一个问题,我们很快明白,我们的目标是,既保证我们的反馈得到有效的传达,又不会伤害到对方的感情,或者制造紧张。同样的策略还可以用在沟通技能、领导能力等其他软技能当中:我们是想要提高跟亲密伴侣发生争吵时的沟通技能,是想提高领导一个产品团队在和相关的产品团队合作时候的领导能力。我们需要做的就是不断找出为了达成目标最长需要应对的场景,然后有序地寻找和探索最佳的工作模式。

社会智力提供了一个更为实用的框架。情绪智力的理论仍然在强调个体的元智能,这容易给我们这样的错误影响:我们能力的提高应该着眼于根本的智力的提升。而我们知道,所有的问题当中,所谓的元问题最难以解决。而社会智力则强调了两方面的:社会设定和个体智力。这个概念使我们很容看出,情绪智力必须结合具体的社会情境。情绪智力的提升必须放在具体的社会情境之中,这样一个抽象的大问题就被自然而然得拆解成了若干具体的小问题。戈尔曼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在他的新书《情商务实》当中也借用了这样的框架。他提出了情绪竞争力的概念:将情绪智力运用到职场等具体的能力。与社会智力的理论异曲同工。

情商和同理心

同理心是情绪智力里另一个值得讨论的话题。我们一般认为是同理心是情绪智力的基础。它基于这样的假设:通过努力想象自己在对方的处境之中的感受,人可以理解他人的情绪。但这样的同理心存在一个本质上的缺陷:代入式的同理心完全基于个体的经验,如果没有这样的经验或者经验完全不同就可能得出完全不同的同理之心。因此有不少人提出同理心的真正本质应该努力设想他人的处境,而不是站在对方的角度回想自己的感受。然而这样的同理心有时候让人费解。将哲学上人是否能理解他人的感受的讨论放在一边,倘若我们无法调动起相思的感受,我们如何能真的获得对他人感受的共鸣?

Reference

《情绪智力》简介

本文主要介绍Daniel Goeman1 的《Emotional Intelligence》2 的主要内容。Danie Goeman 是一名作家和科学记者,主要给纽约时报供稿,专注的领域是脑科学和行为科学,因为推动行为科学的在公众中的普及入选美国科学进步协会会士。Daniel的背景决定了这本书更接近一本科普类书籍,作者在书中专注于总结和传播情绪智力(Emotional Intelligence)的概念,在论证手法上更接近与通俗读物。

Daniel在这本书中主要讨论了为什么情绪智力与IQ一样,对于学业、职业、社交和个人生活的成功直观重要。Daniel认为情绪智力是可以通过学习和培养加以提高的。Daniel将这本书的主要内容分为五个部分。

情绪的功能

为什么人类进化的过程中会出现情绪。我们似乎一直把情绪当做先天存在的体验自然地接受下来,但很少思考情绪产生的源头。从进化的角度来说,情绪一般都存在目的,是自然选择的结果。类似的情绪在动物身上也可以观察到。情绪的主要作用在于指导我们迎接困难或者重任的挑战。在本质上它们是行动的驱动力。比如信任感让我们建立社会关系,恐惧使我们避开危险,快乐使我们重复做对自己有利的事情,悲伤降低我们活动的能量,把哀伤而脆弱的原始人类留在家的附近。

情绪产生的神经和生物学基础是什么?我们的大脑是逐步发育完成的。负责机械反应的脑干最先出现,情绪中枢最终发育并环绕脑干,这部分也被称为边缘系统,学习和记忆等功能是在边缘神经系统的基础上发育而来的,这部分最终分化为新皮层,新皮层具有制定策略,作出长远规划和其他谋略的功能。新皮层也使得我们的思考伴随着某些按绝,而且使我们队观点、艺术、符合和图像等产生感觉。新皮层因此成为情绪活动的中心,但是在紧急情况之下,新皮层需要服从于边缘系统。

在情绪产生过程中扮演关键角色的是杏仁核。杏仁核位于边缘神经系统,负责情绪的记忆,于此相对,海马体负责事实记忆。考察一个功能最有效的方式是观察缺少这个功能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情绪的缺失对人类的影响在众多的脑部受损病患中可以清楚地观察到:这也是智力研究的标准之一,需要能观察到脑补受损对于对应智力的影响。比如杏仁核受损的患者对人权完全失去兴趣,因为他已经无法认出原本亲密的朋友和家人,对所有感觉也失去了识别能力。

情绪是如何转化为行动的呢?这仍然要从杏仁核的功能说起。杏仁核承担报警的任务,它对每个处境和认知进行判断,并作出反应,向大脑的各个部位发出信号,向脑干发出指令。身体分泌出荷尔蒙,驱动神经中枢,激活心血管系统、肌肉和内脏器官。于是身体各部位作出反应。

为什么我们常常感到情绪先理智一步控制我们的行动呢?这主要是因为传播路径的差异和强度的不同。勒杜克斯,也就是发现杏仁核关键作用的学者,研究发现感觉的神经信号可以绕过新家皮层。从眼睛或者耳朵进入到丘脑的信号可以通过快速通道直接传导到杏仁核,但是这条快速通只能传递少量信息,大部分信息需要通过新皮层的处理之后传到进入的杏仁核以进行综合判断。我们依赖这样的快速传递来躲避危险,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常常情绪的强烈体验控制我们之后,理性才姗姗来迟的原因。

情商的本质

学术界对于情绪智力有许多理论描述。比如Howard Gardner3 提出了多元智能(Theory of multiple intelligence) 4 的概念,认为除了语言和数学逻辑这两种标准智力之外,空间智能,运动智能,音乐智能,人际智能和内省智能都是智能的表现形式。人际智能主要是指理解他人的能力:什么因素可以激发他们,他们如何工作,如何与他们进行合作。人际智能的核心包括“准确识别并回应他人的情绪、气质、动机和欲望的能力”,而内省智能包括“正确便是自身感受,并为此引导行为的能力”。

萨洛维和约翰·梅耶则进一步把情绪智力扩展为五个主要的领域:

  • 了解自身情绪:即感受发生的时候能够识别到感受的发生,是情绪智力的基石。
  • 管理情绪:恰当地处理情绪是一种建立在自我意识基础上的能力。
  • 自我激励:为实现目标进行情绪控制,是集中精神、自我激励和控制以及创造力的关键。
  • 识别他人的情绪:同理心建立在自我意识之上。
  • 处理人际关系:社交竞争力可以提高个体受欢迎的程度、领导力和人际交往的有效性。

了解自身情绪是情绪智力的基石。心理学家们用“元认知”和“元情绪”的概念分别说明思考过程的觉知和对自身情绪的觉知。我们可以用自我意识来描述这个过程。自我意识包含了对内在心理状态持续的关注。这种关注需要调集语言区域进行相应的协调,识别并准确地陈述唤起的情绪。在这种状况之下,人们能同时意识到自身的情绪以及自身对于该情绪的想法,以客观的视角观察自己正在经历着的情绪。我们往往在情绪的顶点过去之后的时刻理智即将要获得控制的时候有这样的体验。情绪的作用在于,它使我们对于不同的选择产生不同的偏好。过于强烈的情绪会会破坏我们的理性,但是缺少情绪产生的偏好作用也同样会阻碍我们的行动。

每种情绪都有其价值和意义,如何正确地处理各种情绪呢?高涨、低落和平静的情绪增添我们人生的乐趣,我们情绪管理的目标并不是压抑这些情绪,而是找到正确的平衡。有三种情绪会长时间占据我们的头脑:愤怒、忧虑和抑郁。发泄愤怒并不是最有效的方法,因为连续的愤怒会引发兴奋性的反应,慢慢才会消散。更有效的方法是控制和质疑出发愤怒的想法,获得缓和性的信息。在生气的时候分散主义,等待肾上腺素逐渐消散,生理水平恢复平静同样有效。而为了排除忧虑,我们可以在忧虑情绪刚出现的时候就把他控制住,最理想的时机是在关于灾难的想象被触发的同时。然后想办法采取批判的立场:可怕的事情真的有可能会发生吗?在抑郁的状况下,转移注意力比沉湎在忧伤当中更有帮助。

情绪智力的一个重要环节是能够识别他人的情绪。我们一般认为这样的能力是建立在人的同理心的基础山的。同理心的基础是自我意识,我们队自身的情绪月开放,就越善于理解情绪。作者认为同理心的建立在我们婴幼儿时期就已经开始了。当我们与父母互动的时候,父母能否与我们产生协调的反应对我们同理心的发展至关重要。有的学者认为道德部分起源于同理心,因为我们对潜在的受害者感同身受,原因分担他们的痛苦,才会愿意行动起来帮助他们。一个缺乏同理心的人无法感受到他人的痛苦。

根据研究现实,只有身体反应同步的情况下才会发生同理心。也就是说,同理心要求个体保持足够的冷静和感受力,以便情绪中心接受和模仿他人的情绪信号。只有当我们自身情绪稳定的时候,我们才能够感受和理解他人的处境。这一点对于人际沟通中至关重要,我们发现能够保持冷静头脑,能够在困难的时刻仍然能够考虑双方的处境的人比较能够高效地沟通。

除了情绪管理,情绪智力在社交中的作用更为显著。比如我们如何在社交之中展示我们的情绪会影响到他人,我们用“受欢迎”和“有魅力”来形容我们喜欢与之相处的人,因为他们的情绪技巧使我们感到舒服。能够帮助他人舒缓情绪的人具有很高的社会价值。在日常生活中,我们说一个人情商很高主要是说这个人的情绪技巧非常高超。

Thomas Hatch 认为人际只能由四种能力组成:

  • 组织团队:发动并协调团队努力展开动作
  • 协商解决办法:调停,防止冲突发生或解决冲突的能力
  • 人际联系:同理心,处理人际关系的艺术
  • 社会分析:能够体察和领悟他人的感受、供给和关切的能力。

于此同时,我们需要能够平衡人际能力与自身需求的满足,以牺牲个体真是的满足感为代价并不可取。社交场上的变色龙愿意让自己不喜欢的人也觉得他们很友好。他们运用社交能力,根据不同的社会情境的要求塑造自身的行为,因此可以再不同的人面前表现出不同的样子。而另一种人运用社交润滑剂更多的是为了终于自己的真是感受,这两者的区别在于能够自我检测并保持真我。

情商的运用和发展

情绪智力的其他运用场合主要包括亲密关系和领导能力。亲密关系中的情绪智力主要是沟通和冲突处理的技巧。管理和领导能力则需要我们高效处理各种人际场景,比如如何给出建设性的批评和意见,以及如何接受批评。在后续的章节当中,作者主要强调了人的性格和情绪智力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大脑在其一生当中都保持这极大的可塑性,虽然改变程度远远不如儿童时期那样显著,作者还讨论了在家庭和学校环境中培养儿童情绪智力的方法。

Reference:

  1. Daniel Goleman
  2. 情绪智力:为什么可以比智力重要?
  3. Howard Gardner
  4. Theory of Multiple Intelligence

《非暴力沟通》Part II:非暴力沟通方式

如何进行非暴力沟通?

区分观察和评论

非暴力沟通的起点区分观察和评论。这并不是要求我们保持绝对的客观而不作出任何评论,而是强调区分观察和评论的重要性。沟通失效一个常见的原因是我们常常直接将观察和评论混为一谈,评价,批评或者指责对方的行为,使沟通的对象产生抵触情绪,从而不愿意作出友善的回应。另一方面,当我们带着强烈的预设去沟通,在没有了解事实之前就进行判断,无异于带着有色眼镜去观察,则我们自己所观察到的事实也会产生偏差,给后续的沟通带来更大的误解。区分观察和评论的目的就在于,在沟通之初带着客观的心态观察事实。

体会和表达感受

非暴力沟通的下一步是体会和表达感受。对于大多数文化而言,男生表达自己的感受被认为是敏感脆弱的表现。但我发现,表达感受无论在亲密关系中还是在职业当中都是非常有必要的。个人化的感受和表达是我们与他人建立情感连接的关键步骤。

了解感受的根源

沟通中产生矛盾的直接原因往往是我们将浅层次的情绪表达出来使得双方形成对立。非暴力沟通强调:感受的根源在于我们自身。我们的需要和期待,以及对他人言行的看法导致了我们的感受。在沟通中应当关注产生情绪的根源,也即是我们的什么感受没有得到满足。

更具体说,沟通中的矛盾的起点一般是因为听到了不中听的话。这个时候我们一般有四种选择:认为自己犯了错误而心怀愧疚,为了维护被伤害的自尊和情感而通过指责对方的方式来回击对方,认识到自己感情上受到伤害是因为我们看中对方的信任和接纳或者收到了误解,或者是第四种方式,用心体会对方的感受从而明白他的需求。与之前所说的区分观察和评论类似,听到不中听的话要先将对方的情绪放到以便,而努力去思考其背后所想要表达的含义,或者包含的未满足的需求,并且以最大的善意去作出理解和回应。

另一些时候我们也可能说一下不中听的话,比如批评对方,但是批评往往暗含着期待。非暴力沟通不鼓励批评,而鼓励表达需求,也就是期待。在多数的沟通当中,矛盾和冲突是因为双方的需求没有得到很好的满足。鼓励沟通双方表达感受,有助于我们了解到双方的需要,从而可能找到满足双方需求的办法。

然而,社会化的过程里,不同的角色都被赋予了不同的期待,表达个人感受是不被鼓励的。但是直接说出需求,获得积极回应的可能性会更大。我们在影视剧或者戏剧里看到过许多勇于跳出自己社会化职责的束缚、努力表达自己观点的角色,也看到过很多常年牺牲和压抑自己的个人感受,而最终爆发或者崩溃的角色。表达自己的个人需求是获得理解的起点。

作者认为,一般来说,一个人的感情成长会经历三个阶段。从最初想要努力取悦他人、达成他人的期望,到因为不堪重负或者不平衡的付出想要逃避这种负担,到最后认识到个人对他人的需求并不负有责任,但是愿意从爱他人的角度出发进行帮助。我认为这个观点具有相当的表达力。我在许多的关系都看到过这样的成长过程。比如孩子和父母的关系,许多孩子觉得自己有必要为了使父母高兴从而做出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他们有时候在重大压力之下意识到自己的感受从未被尊重而与父母的感情出现裂痕。还要许多亲密关系也是如此,从一开始努力迎合对方想要使对方高兴,到后来因为觉得憋屈而恼怒,进而逐渐变得态度僵硬起来。

真正的个人成长来自于对于自己的感受和需求的认识和尊重。我们会认识到他人的言行也许和我们的感受有关,但并不是我们感受的起因。感受源自于我们自身的需求,而他人并不对我们的需求负有责任。反过来说,我们也会逐渐意识到,我们对他人的感受也并不真正负责,了解他人感受背后的需求比应对他人的感受更加重要,真诚地对待他人比委屈求全更为可贵。

请求帮助

在了解了我们感受和需求之后,下一个要素是提出需求。提出需求的过程中我们需要注意:首先,要清楚地告诉对方,我们希望他们做什么,如果我们请求他人不要做什么,对方也许会感到困惑。同时,请求语言力求具体。抽象的语言不仅会使得对方感到迷惑,还会使我们无法深入了解自己。

我的一个观察是,很多时候我们对沟通感到沮丧是因为我们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了解自己是一个苦难的过程,我们在成长过程中接受了许多抽闲的框架来帮助我们了解自身,但这些抽闲的框架有时候无助于我们了解自身。有时候我们自己也不清楚我们对他人的期待是什么。比如我们也许认为我们想从亲密关系中获得支持,但什么样才算是支持呢?告诉对方,自己在烦恼的时候想要被认真倾听比仅仅表达想要得到支持要可能成功的多。

当然,在沟通请求的时候需要同时阐述自己作出这样请求的感受和需要。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请对方提供反馈。在确认对方已经明白我们的请求之后,我们通常会关心对方的反应,包括对方此时的感受或者想法,以及对方能否接受我们的请求。在想要了解对方的反应时,我们要能意识到我们想要了解的是哪方面的内容,并提出明确的请求。

《非暴力沟通》Part I 沟通中的暴力

物理暴力更容易被感知。比如各种暴力犯罪,战争,乃至家庭暴力等等。因为物理性的暴力往往留下可见的创伤或者痕迹,比如炸塌的建筑物,飞溅的弹壳,渗透血液的衣服,布满伤痕的脸等等。但是在看不见的精神领域,暴力的存在同样广泛。这本《非暴力沟通》的全部目的是要倡导非暴力的沟通形式,从爱的角度而非暴力的角度出发,从而获得更好的沟通效果以建立更有意义的联结。

作者在书中没有明确给出暴力的定义,但通读全书之后不难理解,书名中的暴力是指沟通过程中将负面的情绪投射到沟通对象身上的行为。比如焦虑、紧张、愤怒、沮丧、悲伤、痛苦等,沟通者通过通过语言或者非语言的方式将负面的情绪表达出来,进而对对方的精神产生压力甚至伤害。

最常见的是暴力对他人进行道德评判。道德评判就是将行为或者想法放在道德准则之下加以判断好坏。我们经常有意无意的对他人进行道德评判,这种评判有时候是为了通过贬损对方行为的道德价值来获得心理上的满足,释放或者补偿,亦或者通过明确表明对方的行为的地道的来给对方压力,以期改变对方的行为。但是非常不幸的是,这种做法通常除了暂时泄愤,很难达到想要的效果。这种做法通常会招来对方的敌意,即使对方做出让步也不是心甘情愿的,而是出于恐惧或者内疚的行动,最终很可能心怀怨恨。

另一种常见的沟通暴力是进行比较。比较也是进行批判的一种形式。最常见的恐怕是父母将孩子与其他更加优秀的所谓别人家的孩子进行比较。这种比较的根源乃是父母对子女更高的期望,但比较非但常常不能鼓舞人,反而会让人更加沮丧并加深隔膜。

第三种是回避责任。常见的例子是认为自己别无选择。比如认为自己的选择是因为不得不遵从命令等等。回避责任一般是沟通对象想要逃避指责。但回避责任也即意味着自我的退化,等于承认我们不具有完全的行动的自由。

强人所难是第四种常见的沟通暴力。当沟通中一方对另一方有更高权力的时候,强人所难更容易发生。按照组织行为学的定义,权力既是使对方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的能力。权力的运用当然具有多种形式,但是使用强制力是其中常见的一种。权力的所有者一般通过威胁或者暗示不服从的后果的方式行使强制权力。尤其当缺少有效的监督制约手段,或者被强制的人缺少反抗的手段的时候。除了权力,通过社会压力来迫使对方服从也是一种常见的暴力。比如通过强调社会习俗,通过强调群体一致的必要性等方式来给对方提供行为上的压力。

沟通中的暴力,或者用作者的话说,异化的沟通是如此广泛的存在,我们有必要从根本上审视其存在的基础。作者在书中将沟通中的暴力可以归结为性恶论,认为我们长期以来强调人性本恶以及通过教育控制天性,导致了我们对自己的感受和需要心存疑虑,以至于不愿体会内心的世界,而选择以异化的方式沟通。我认为这种解释阐释了事情的一方面,但另一方面,也来自于我们自我中心的傲慢造成的对他人情感和需求的忽略。当我们不认为对方是与自己一样怀有理性,可以达成理解,可以被说服的对象的时候,我们就会倾向于使用暴力的方式进行沟通。异化的沟通方式更加深了人与人之间的隔阂。而缺少情感联系的人被平等对待的机会和沟通成功的机会更少,于是沟通者更加依赖暴力沟通的恶性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