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中的批判性思维:《How To Think Straight About Psychology》书评

作者在前言当中阐明了写作本书的主要意图:为训练学生的批判性思维提供依据,并且’批判性思维技能不应该脱离特定的学科内容’,因此本书实际上是‘心理学中的批判性思维’的介绍。

批判性思维的训练需要相应方法论的支持,为此,作者在前几章节中着重定义了科学和心理学研究的概念。作者首先厘清了科学研究的三个特点:系统的实证主义,公共性的、可检验的纸质,以及实证性的,可解决的问题。借助这一概念的澄清,作者得以将作为科学研究的心理学和一般的世俗常识分离开,并且指出了世俗常识最大的问题:不可证伪性。即是说,一个科学理论必须能够做出具体的预测,其预测可以通过实证性的手段得到检验和证伪。

科学研究的另一个重要特性是操作性的定义:科学理论里的概念必须立足于可观测的事件,或者与可观测事件相关联,而这些可观测事件是可以被测量的。操作主义使得科学概念变得可重复,可测量并独立于个人的主观判断。这一点对于人性化的进步尤为重要。与操作主义相对的是本质主义:追求从事物的内在本质或者本质属性的角度对现象作出最终解释。实际上心理学或者任何科学都不能回答本质主义问题,关于这些问题,哲学或许是更好的选择。

在随后的章节中,作者对科学和心理学中常见的思维误区进行了批判性的讨论。

第一种常见的思维误区是:过分强调个案研究和见证叙述。作者指出,人们赋予见证叙述过多权重的原因在于其鲜活性和生动性。人们往往更愿意相信生动、在记忆中更容易提取的证据。知道了这种偏好我们得以更客观地看待见证叙述。个案研究的漏洞则在于其中的安慰剂效应:人们倾向于对任何疗法都报告有效。

第二种常见的误区是:将变量之间的相关性混淆为因果性。实际上,变量之间的相关并不说明他们的因果,第三变量有可能存在,甚至当两个变量有因果关系的时候,也不能通过相关性判定因果关系的方向。因果性的判定需要通过实验方法获得,即控制实验环境以分离出待考察变量。

第三种常见的思维误区是:认为心理学研究在实验条件下进行,并不具有解释实际生活的效力。作者指出,心理学的研究可以分为应用研究和理论研究。应用研究目标在于理论推广,因此研究的情景需要具备应用性和代表性,需要能够解释生活场景。而大多数的心理研究属于基础理论研究,用于验证有关行为的潜在机制的理论。这后一种情景下,被试的代表性就不是最主要的问题了,控制被试的情景目的在于把研究的变量从无关变量中分离出来。

第四个常见的思维误区是:科学研究的进展是通过伟大人物的伟大灵感或伟大研究推动的。科学史上众多的伟大人物或发现的存在使我们误认为这样的伟大跃进是科学进程中的常态。实际上,科学研究往往缓慢而反复,是渐进整合而非跃进式的。从科学发现的做出,到被学术界接受,再到成为公共知识往往要经历漫长的时间。

第五个思维误区是’银弹理论’的思考方式: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某一个特定的原因。作者指出,人的行为是由多重原因共同决定的,在考察行为的时候要依照多样性的原则来思考。然而为什么单一解释具有诱惑力呢?因为单一解释更加有力,尤其是人们已经预设了立场和偏见的时候,往往会得到加强其偏见的解释,尤其是单一归因的解释。

第六个思维误区是不擅长使用概率化的思考方式:没有认识到心理学的大部分理论都是建立在概率的基础上。之所以需要概率化的定义,是因为偶然性总是存在且难以预料的。我们倾向于寻找世界中的各种模式并试图解释其背后的意义,却没有认识到事物背后的偶然性是无法解释的,这个时候就需要概率化的定义。

对于我来说,这本书的价值除了心理学和批判性思考的入门,更在于:它引起了我对于科学方法论以及对于人类认知模式的兴趣。书中的很多主题非常有意思,值得深入探讨,比如科学与人性化,哲学与本质主义,知识在人类社会中的传承和演变过程等等,我将在尝试在接下来的文章中对这些主题进行进一步的讨论。

日本1990年代以来经济衰退:时间线篇

这个系列主要取材于联邦准备系统理事会的文章Preventing Defiation; Lessons from Japan's experence in the 1990s。这篇文章主要探讨日本从1990年代以来的经济滑坡,文章分四个部分探讨了日本经济紧缩性滑坡:

  • 日本经济滑坡的历史背景和发展。
  • 日本经济紧缩是否能被预测到。
  • 日本经济紧缩期间的货币政策。
  • 日本经济紧缩期间的财政政策。

本系列将分别从上述四个方面总结论文的主要观点,同时回顾经济学的基本概念,期望通过这种方式加深对经济学解释现实的能力的理解。本篇是系列的第一篇,主要回顾日本经济滑坡的历史进程。一般认为,日本1990年代的经济滑坡是1980年代经济泡沫的后果。

阶段一:1986年 ~ 1989年

资产价格和土地价格均达到历史峰值,同时由于利率极低,投资融资非常容易。其起始点是1985年世界五大经济强国:美国、日本、西德、英国和法国在纽约广场饭店达成的广场协议

阶段二:1989年初

资产和房地产价格持续升高,通货膨胀开始出现,日本银行为了抑制通胀,提高了银行利率。

问题:货币是如何进入市场流通的?

货币是在不断循环流动的。比如我们工作,创造产品,产品收入来自消费者,消费者用于消费的钱来自企业付出的工资:货币从企业流转到家庭,再从家庭流转回到企业。于此同时,人们在不停创造新的价值,经济体中的资产总是一定在不断增加。体现在货币上,就是经济体中的货币存量会越来越多。那么货币的增量是如何实现的呢?

资金主要入口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 购买外汇:国内的产品销往国外,国外的资金通过转换之后进入国内,然后国内的总货币和资产数量增加,同时中央银行获得外汇。与此同时,社会总资产增加。
  • 回购政府债券:政府以信用为背书发行债券,央行通过回购将人们手中的政府债券转换成货币,从而增加了经济当中的货币存量,但是注意,在政府发行债券的时候,银行已经将人们的手中的货币收获,所以当央行回购债券的时候,人们多获得的只是利息部分,也就是说,货币存量增加的是总回购值,但是货币增量只有利息。
  • 购买黄金等资产:并不增加总的社会资产,但是货币存量增加。
  • 向商业银行提供贷款:央行以一定的利息(贴现率)向商业银行提供贷款,商业银行再将这些钱以更高的利息贷款给企业或个人,于是这部分贷款就会进入到市场。

同时我们需要知道,由于货币乘数效应,注入市场的原始资金会得到放大,货币乘数是准备金率的倒数,也就是说,假如准备金率是1/N,则没注入一单位货币,市场上的资金会增加N。

问题: 通货膨胀的出现原因

在经济学的量度下,货币也是一种商品,也有供给与需求。货币的需求主要是人们想以流动性的形式持有财富。如上面所讨论的,货币供给主要是由中央银行控制。当货币的供给大于需求的时候,人们手中持有的货币增加,对劳务和产品的需求就会相应增加,从而推动劳务和产品价格上涨,于是通货膨胀就出现了。

为什么提高银行利率可以抑制通货膨胀?

提高利率等于提高了贷款的成本,抑制了贷款的需求,从而达到降低经济体中货币存量的目的,以抑制通货膨胀。

阶段三:1990年初到1991年

日本股市受到紧缩货币政策影响崩盘。经济增长速度降低,但是仍然到1991年初仍然有2.5%的增长,土地价格继续上涨。因此日本央行持续提高了贴现率直到1990年8月,随后GDP增速迅速回落,通胀得到控制,土地价格开始下降。

什么是贴现率?为什么提高贴现率可以提高抑制通货膨胀?

贴现率是中央银行向商业银行发放贷款的利率。当中央银行提高贴现率,则商业银行的资金成本升高。对于可贷资金市场而言,其成本升高,会抑制贷款活动,相对降低经济体中的货币存量,从而达到抑制通货膨胀的效果。

三个作用效应

  • 通过推高资产价格上升而获得利润的手法,随着资产价格的上升难以维持。当资产价格停留在高位的时候,最终的资产持有者无法获得收益。
  • 资产和房地产价格大跌给家庭和企业带来严重的资产负债表问题。股票和土地价格下降导致银行新增贷款抵押能力下降。同时,公司净值下降导致投资需求锐减。
  • 企业的负债问题导致了银行贷款表现变坏,银行无法解决不良贷款问题,导致了其发放新贷款和支持经济复苏的能力下降。

作为应对

日本经济政策宽松。隔夜拆借率从1991年的8.2 降低到1995年的2。财政政策转向刺激方向,从1990年的1.3%财政盈余转向1996年接近5%的财政赤字。1990年代中期出现了一定的经济复苏,但非常脆弱。1995年之后,0通胀甚至通缩开始损害货币政策的有效性。

通胀对经济发展是有好处的吗?

通货膨胀在短期内内降低了实际利率,但在长期不会对资本积累产生实质性影响,因此,通货膨胀在短期内也许对资本积累有促进作用,但是长期不会。

提高利率会带来更多银行储蓄吗?

一般来说,银行的基准利率由央行控制。储蓄利率的提高意味着:

  • 银行需要支付更多钱给储户,因此银行开展储蓄业务的成本升高。
  • 银行因此会提高贷款利率以平衡储蓄业务升高的成本。
  • 企业贷款成本增加,贷款活动受到抑制,投资将会减少。

对普通储户而言,利率的提高看起来会增加储蓄的吸引力:

  • 储蓄业务的回报增加,其他投资业务的实际价值相对降低。
  • 储蓄意愿增加,会有更多人愿意把钱存在银行,相对的,用于消费的钱就会减少。

然而,储蓄利率的提高真的会增加银行储蓄量吗?

预算约束线:对消费者可以承受的消费组合的限制

为了简化问题,我们可以将是否储蓄这项选择等效为现在消费未来消费的比较。未来消费的额度由储蓄的钱的数量和储蓄利率决定。比如储蓄额度是X, 储蓄利率是10%,则目前可供消费的钱是T – X, 可供未来消费的钱是1.1X。则我们很容易知道在任何一种储蓄组合下,一个人可以得到的目前消费额度和未来消费额度,他们的变化就构成这两种消费的预算约束线。

那么,让利率变化的时候,用户的这两种消费选择如何变化呢?

替代效应:当一种价格变动时的消费者沿着一条既定的无差异曲线移动到有新边际替代率点时所引起的消费变动。

考虑替代效应的时候:因为利率的增加,目前消费的钱未来价值变高,因此目前消费的成本升高,未起来消费的成本相对变低,因此人们倾向于减少目前的消费,所以储蓄会增加。

收入效应:当一种价格变动使消费者移动到更高或更低无差异曲线的时候所引起的消费变动

考虑收入效应的时候:因为利率的升高,消费者移动到更高的无差异曲线上,现在的状况比过去改善了,他就倾向于同时增加在两个时期的消费。目前消费的增加会减少未来可以消费的数量,但未来收入的提高可以抵消这部分减少,因此他在两个时期的消费都会增加,但银行收揽到的储蓄两就会减少。

这两种效应,一个增加储蓄,一个减少储蓄,加息的影响由这两种效应的强度决定。

上面的例子里我们把决策变为目前消费和未来消费的对比。另一个例子是考虑人们对工资增加的反应。
假设一个人的工作收入和工作时间长短相关,会有人因为工资的增加而减少工作时间吗?

考虑替代效应:闲暇和消费具有互补性,因为工资的增加,闲暇就变得更贵了,决策点移动到新的平衡点上,也就是更多的消费,而更少的休闲,因此消费者闲暇的时间减少,工作的时间增加。

考虑收入效应:当工资增加的时候消费约束曲线变化,移动到更高的无差异曲线上。更高的无差异曲线代表了对两种物品的更高的消费,因此休闲的时间增加。虽然闲暇时间的增加会接着带来收入的减少,但工资的增加补偿了这些减小,因此总的收入仍然是增加的。

最终人们对于工资增加的反应:增加工作时间还是减少工作时间,是由这两种偏好决定的。

Rain and Tears

d050001bb45b123b309

Rain and Tears

  • Aphrodite’s child

Rain and tears are all the same

But in the sun

You’ve got to play the game

When you cry in winter time

You can’t pretend it’s nothing but the rain

How many times I’ve seen

Tear’s coming from your blue eyes

Rain and tears are all the same

But in the sun

You’ve got to play the game

Give me the moods of love

And I need the moods of love

Rain and tears in the sun for in your heart

You fell the rainbow waves

Rain and tears both are shown for in my hear

The live will be on the sun

Rain the tears are all the same

Rain in the sun you’ve got play the game

侯孝贤导演的《最好的时光》里青春梦部分的配乐。张震和舒淇饰演的秀美在台球室认识,张震要去服兵役,两人约好书信联系。等张震休假期间回来时,秀美已经换了工作地点。张震辗转之下终于找到秀美,然而距离他要回军营的时间已近不多。两人于是一起来到夜市吃面,《rain and tears》响起。两人在雨后的街头等车,张震鼓起勇气牵住了秀美的手。

经济不平等

经济不平等的代际传播

经济优势和劣势在一代又一代之间如何变化呢?根据我们的一般经验,富人的子孙很有可能更加富有,大部分穷人的后代仍然生活在社会底层。也就是说,父辈的经济优势与其子辈的经济优势非常相关,经济上的不平等在代与代之间会得到继承和传播。我们可以使用代际流动性这个概念来衡量这种相关性的程度。

代际流动性指的是子女的收入和其父母的收入的相关性。

衡量代际流动性的指标是父母与子女之间教育或者收入的相关性。如果代际之间教育或者收入的相关性越高,那么我们就说这个社会的代际流动性越低,或者说纵向不平等越严重。一般来说,代际流动性的影响因素包括这三大因素:社会环境,家庭背景和个人奋斗。当社会因素相对固定的时候,后两者对流动性的影响更大。

促进经济平等的政治哲学

经济上的不平等并不能被市场自动改善,于是需要市场来促进经济平等。政府用来促进社会公平的主要办法之一就是进行收入再分配。关于政府在经济再分配中应该扮演的角色,不同的政治哲学流派由不同的看法。

功利主义。功利主义者的代表人物是边沁和穆勒。功利主义者认为所有公共政策和行动的正确目标是使社会每个人的效用总和最大化。功利主义者支持再分配的主要依据是边际效用递减原则,比如一美元给一个穷人带来的幸福感通常大于给一个富人带来的幸福感,所以从富人哪里拿走一美元分给穷人社会的总体幸福感是增加的。

自由主义。代表人物是提出黑幕理论的罗尔斯。黑幕理论认为,当人处在原始状态的时候,会特别关注收入最底层的可能性,因此公共政策的目标是提高社会中最差人的福利。每个人对公正的人含义有不同的理解。当我们思考什么样的社会制度才是公正的制度的时候,我们的观点或多或少的将会受到自己个体环境的影响,比如家庭环境、个人处境等。怎么才能让所有人对公正的含义达成一致认识呢?罗尔斯提出了黑幕理论,即假设你在出生之前躲在一块黑幕后面,你并不知道自己将会出生在哪个国家,哪个家庭,这种情况下你如何设计一个社会制度?在这样的情境中,因为没有人能够假设自己可以获得比其他人更大的社会优势,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处境最差的的群体,所以考虑的时候必须照顾到最弱势的群体。这样公共政策的目标就是使社会上状况最差的人福利最大化。

自由意志主义。自由意志主义不认为政府具有对公民收入进行再分配的权利。自由意志主义者认为只要获取经济结果的过程是正当的,所引起的分配无论如何不平等都是公正的。当然,自由意志主义者强调机会公平比收入公平更重要。他们认为政府应该强调个人的权利,以确保每个人都有同样适用自己才能并获得成功的机会。

机会平等还是结果平等。机会平等是说每个人都有同样的机会试用自己的才能并获得成功,比如我们知道教育的程度和个人收入有非常大的相关性,机会平等的命题之一就是要保证所有人都有机会接受同样的教育,从而有机会通过教育改善自己的经济处境。但是机会平等并不保证结果平等,也就是说,不保证所有人都能够接受到同等的教育,更不保证同等教育的人获得同等的收入。自由意志主义对机会平等的强调和前面两种理论对结果平等的强调形成对比。

边际产量值

边际产量值是一个非常有力的概念。一般来说,在考虑一项工作的时候,我们首先看到的是产品,也就是直接的生产成果。产量这个概念则需要加入时间的量度,边际产量则需要进一步引入增量的概念。

所谓边际产量就是每多增加一单位时间生产所获得的产品的数量。

使用边际产量的概念,我们得以衡量生产效率。边际产量值则是要将产量从数值转化为价值,使用市场价格衡量。于是我们知道,每多增加一单位时间的生产我们创造了多少价值。边际产量值可以用来衡量生产力。说这个概念非常有力,是因为它将工作直接与市场价值联系起来,我们既可以用它作为衡量不同工作价值的标尺,也可以用它作为进行选择的评判依据。

为什么程序员的工资比加油站员工的工资高?使用边际产量值这个概念衡量,可以简单地回答为:程序员单位时间下生产的软件的市场价格高于加油站员工提供的加油服务的市场价格。当然,从供给的角度看,因为培养程序员所需要技能的时间更长,成本更高,所以供应量更少。供需关系的不同也导致程序员工作的工资更高。

边际产量值还帮助我们理解技术如何促进生产力的发展。我们假设,在竞争企业里,企业支付给工人的工资等于他们的边际产量值。也就是说,按照边际产量递减原则,如果企业再雇佣更多的人,企业所获得的边际产值就无法补偿额外需要支付的工资。技术进步促进了生产力的提高,也就是说,同样的时间里,同样的劳动力可以生产更多的产品。边际产量的增长使得边际产量值提高以至于高于工资,于是企业得以雇佣更多人,带来了对劳动力需求的增长。进一步的,由于边际产值的增加和对劳动力的需求的增长,工人的工资得以提高。工人收入的提高带来了生活水平的改善,进而带来更大的消费需求和稳定的人口增长,后者又在长期带来更大的消费需求。于是,市场扩大,短期价格高于企业的平均生产成本,企业增加生产,并再雇佣更多人。在这种循环往复的过程中,整个社会的生活水平就随着生产力一起向前进步了。

泰利斯的井,还原论和机器学习

我们如何认识世界?很大一部分是依靠将世界还原为某个可以理解的模型。我们将物品价格波动和均衡还原为生产者和消费者供需关系的变化,我们将物体运动还原为各种力在牛顿三定律下的作用,我们将心理还原为生理,将复杂还原为简单,将抽象还原为具体。还原论最显著的运用莫过于机器学习。

在机器学习中,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建立模型。机器学习的基本问题之一是预测一个变量的状态。我们猜测有哪些因素对目标产生决定作用,他们各自的权重如何,如何相互作用。在选取决定性变量的时候我们知道,一个变量的状态可能是由无数个变量的状态决定的,而我们不可能找到所有的变量,更不可能找出他们之间的所有作用关系。所以,机器学习使用的方法是:选取其中显著的变量,用不同的模型来模拟他们的相互作用,最终通过验证来选取效果最好的一个模型。这种方法正是还原论的绝妙体现:我们不可能认知世界的本来面目,也不可能认识到他实际上如何运行,我们的认知非常有限,于是我们只能将世界还原为一个更简单的版本。

在人类认知世界的历史上,我们很早就发现还原论的踪迹。第一位还原主义哲学家或许是泰利斯,他相信世界是由水组成的,物质是压缩过的水,空气是蒸发之后的水。后来的四元素论,原子论都是在这种还原论的体现。还原论的思想一直持续作用到现代,只不过我们使用的模型越发精致,越发需要高深的专业知识去理解,最典型的比如量子物理学。我们仍然依靠还原论来认识世界,虽然在直觉上我们认为还原论是一种粗略的简化:将自然事物降低至人类的层面。

还原论是一种简化,而任何简化都可能会犯的错误在于:过度简化以至于忽略掉了其中最重要的因素,或者错误的简化,选取了不重要的因素而忽略了真正决定性的因素。在机器学习中,如果我们的模型过度简单以至于忽略了一些重要的信号,我们很容易从结果中看出来:预测的错误略很高。但是如果我们对世界的认知过于简单却不是很容易看出来的。比如我们常常试图对他人的成功进行建模:找出他人成功的若干重要因素,一一加以模仿,以期可以复制这种成功。这种思维如此强大而普遍,但谁也没有验证这样的建模是否有效。

如同机器学习一样,我们也必须认识到,模型的认识是不能反映真实世界的。我们理解的是世界的本来面貌还是世界的真是面目在我们心中的投影呢?我们无法验证世界是否由原子组成,然而这一观念已经在我们的脑海中形成,而且面对艰深复杂的量子物理,我们多半不会去寻求更进一步的理解了:实际上我们生活在一个按照我们可以理解的方式运行的世界里,我们用我们可以理解的方式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