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自负》:在本能和理性之间

哈耶克不仅要讨论计划经济制度,还要讨论其背后的社会思潮,即所谓的对人类理性的致命自负。这种自负让人们认为人类的理性可以理解一切,并且创造一种比自然秩序更为有效的经济和分配制度。为了驳倒这种自负,哈耶克首先想要回答这些问题:人类社会的原始面貌是怎么样的?他们是如何进化为当前制度的?

哈耶克对原始社会的看法和卢梭相似而和霍布斯相反,他认为原始社会是一个集体社会,人类的祖先以小群体为规模群居生活,按照同一个目标劳动。这种早期生活造就了人类的利他天性和对于集体目标的热爱。人类的活动范围如何由几百人的小社会发展成后来的大社会的?

哈耶克没有讨论这种发展的过程具体是如何实现的,他重点论证了现代社会秩序的特点而不是其进化的过程。当代社会的秩序(order),即哈耶克所谓的扩展秩序,远远超出了人类一般理性的认知范围,没有人可以掌握社会运行的所有信息。每个人只追求掌握和自己有关的信息,但因为扩展秩序的存在,这些信息已经足够他们作出经济判断和行动。在整个社会范围内,这些信息是自然分布的,人往往只有在为自己的利益工作的时候才有动力寻找和收集这些分散的信息。每个人仍然可以按照自己的目标行动,最终的结果却仍然是有利于整体的。

哈耶克认为,这种秩序是本能(Instinct)和理性(Reason)共同作用形成的。它不同于我们原始的本能,即利他和集体主义,因为它本质上是利己和个人主义的,至少它不强制我们利他或者服务于集体目标。扩展秩序,或者更通俗一点说市场经济制度要求我们尊重契约,而不是与人们休戚与共。它也不是依靠人类理性设计出来的制度,而是在漫长的历史中逐渐进化出来的制度。在文化进化的历程中,采用了这种制度的群体可以进行更有效的生产,从而胜过其他制度而得到生存和传播。

在哈耶克看来,社会主义思潮的背后是对人类理性的自负。这种理性主义认为,我们可以通过理性设计获得一种既符合道德,也比自然秩序更为有效的生产和分配原则。哈耶克批评这样理性主义,在哈耶克看来,这些理性主义者并不理解社会秩序形成的原因。

哈耶克在这一部分还论证了文化进化和生物进化的差别,尤其是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思潮。哈耶克论证的落脚点仍然是对于文化进化的态度。在他看来,文化是依靠模仿传承的,而不是理性所带来的见识和思考能力,我们看到的理性乃是这种模仿的结果。社会主义者高估了这种理性在进化过程中的作用,因此难免产生扩大这种理性的冲动。在哈耶克看来,社会进化是一个无固定方向的过程。本质上他与生物进化相同,都是适应环境的结果。而社会主义者往往认为,社会的进化是有方向有终点的。

哈耶克对于社会原始状态的论证显得不够牢固,比如原始社会究竟是休戚与共的集体社会还是彼此敌对的战争社会,哈耶克并没有给出明确的依据。但我们并不需要对此深究,这种假设的作用和霍布斯假设的战争状态的作用相似,都是为了后续的结论所铺垫的思维基础。这种论证并不以人类学或者考古学的论证和考证为基础,他的有效推进只需要你对这种假设的认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