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自负》:商业的价值

《致命的自负》是哈耶克晚年的最后一本著作。这本书出版于1970年代,主旨是批判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最初看到这本书的简介并没有引起我的兴趣,一方面是这种对市场经济的批判在今天已经显得过时,拥抱市场经济似乎是理所当然的选择,另一方面包括我的大多数人都能说出一两点计划经济的弊端:经济决策过程里面信息的不完全、不及时和不对称。我自然而然地想也许在上个世纪苏联尚未解体时候,才需要一整本书来批判计划经济,但我还是决定挑一两章读读看,很快我就发现我把这件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了。

我挑出来读的是第六章。哈耶克在这一章主要批判社会主义者对于商业、贸易还有货币的错误观念。历史上许多社会贬低商业的价值和商人的地位,他们认为只有通过手工和体力劳动才能创造物品和价值,商人将物品高买低卖是一种剥削他人的行为,更不是一种诚实值得赞美的劳动。这样对于商业的歧视在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存在,包括中国。这其中既包含了人们观念的愿意,也包含了政治上的需要和意志。这种因为不理解而产生的轻蔑在当代的社会主义者中仍然存在。也因为不理解贸易和商业的过程,所以社会主义者妄想创造一种计划性的制度来解决所有的生产协调和分配问题。

哈耶克认为对于贸易的恐惧和误解的根本原因在于:传统的知识分子对贸易和流通是否创造价值以及价值到底是不是物品的固有属性这两个问题的错误理解。我们通常认为劳动创造价值,对于劳动之外的工作能否产生价值总有疑虑。在贸易的过程里是物品的转移而不是生产。哈耶克在本章论述了这个问题。他想要强调的是,商业和贸易的作用在于传递需求的信息,从而可以使人们调整生产。调节生产的作用就在于它最终促进了社会的分工和专业化,从而使得整个社会的生产得以增加。传递需求信息最好的途径就是自由的价格机制。

社会主义者往往认为价值是物品的结果,是物品的固有属性。所以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学认为物品的价值是生产过程的劳动赋予的,只要生产出来了就存在了价值。但实际上,物品的价值并不是结果。如果一件东西生产出来了,但是没有人要,这件东西就是没有价值的。物品的价值是因为存在对它的需求,而贸易和商业正是船体这种需求的机制。

这两个观念虽然很简单,但当我在书中读到它们的时候仍然感到一点震惊。我此前从未如此深入地思考过这些问题,这层领悟使我对于价格机制有了更深的理解:通过对错误观念的批判使我们更好地认识正确观念。对市场经济观念的批判也并不是简单的论述一种常识就可以解决的。批判者必须将原来的观念层层剥开,还原和解释造成这些观念的原因,同时要能够有力的论证新的观念。了解了这个过程的艰辛我们才更能够欣赏哈耶克的智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