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Brief Economic History of The World》技术进步、激励体制和现代人的诞生

技术进步

马尔萨斯原理的一个重要推论是:技术进步所带来的生产力发展和收入提高最终会被人口增加带来的稀释作用抵消掉。我们首先要问:马尔萨斯社会下总体的技术进步如何?从很多例子出发我们可以发现,这些社会的技术是在不断进步的。那么如何衡量技术进步的速度?

如果我们将马尔萨斯社会的生产过程看做是从人力和土地到粮食的函数,那么测量这些生产函数的变化便可以知道技术进步的速度。我们可以绘制人均土地保有量和人均产出的关系。根据经济收益边际递减原则我们不难猜测这是一条递减函数曲线。在人均土地保有量不变的情况下,技术进步的效果是带来更大的人均产出。当然,在古代社会并不只有农业生产这一种行业,为了衡量全社会的经济总增长,采用的一个办法便是对所有行业的技术进步采用该行业的总产值加成。

按照上面的方式对应概览历史上科技进步的速度进行研究,我们验证人均产出与人居土地占有量的确呈现递减函数关系。我们也可以推论出人口增长的速度和技术进步的速度具有线性关系,其系数便是土地租赁在整体收入中所占比例大小的倒数。使用英格兰作为例子,土地租赁在整体收入中的比例一直在20% ~ 40% 间波动,而考虑进历史人口增长速度之后我们便可以推算出实际的技术进步速度。

我们确实能够从中发现不少有缺的结果,比如科技增长速度从未超过0.05%每年,也就是说在100年内生产效率提高了5%。再比如技术进步的速度是随时间在增长的,总体来说从公元元年到技术工业革命,人类的总体技术在近两千年时间里只增加了24%。

依据此法也可以得出人类技术发展的路线图。即我们可以测量出不同时期不同地区人口数量,然后测量出其人口增长率,以此推论出技术进步速度。然而技术并不总是一直进步的,在历史上不同时期技术也出现过不同程度的技术倒退。这其中原因尚不明白,但另一个更大的未解之谜是为什么1800年以前技术进步的速度如此缓慢? 很多人猜测是因为当时的社会制度中缺乏激励技术进步的制度性因素,在下一部分我们会深入讨论。

激励性制度

我们对工业革命以前的社会常常抱有错误的观念。我们认为那时居于统治阶层的少数人在无情剥削大多数人的生产,尽力压榨他们,整个社会社会缺乏创新的激励机制。亚当斯密也曾总结认为,19世纪之前社会之所以发展缓慢,主要在于其缺乏刺激经济发展的各种必要制度。然而经过近些年的研究,我们却发现事实并非如此。我们发现工业革命之前的社会并不缺乏这些激励措施。实际上,工业革命以前的诸多社会存在着并不比现代落后的社会激励制度。

比如工业革命之前,税率并不算高,这是因为统治阶层并不完全依赖税收来作为活动资金。他们有自己固定的土地收入,通过将保有的土地出租来获得收入。当然在近代我们也发现,税率与工作时间有一定的关系。工作时间越短的地区其税率越高,而工作时间较长的地区税率则较低,这也许是因为工作时间增长所贡献的经济收入使得税基足够大,而不需要通过提高税率来获得税收。

另一个重要因素是物价的稳定。实际上工业革命以前的英格兰社会物价相对稳定。这是因为有多种机制抵制统治阶层大量印刷货币以获得税收。通货膨胀系数是工业革命以后的两百年间才不断提升的。

第三个因素是公共债务。在马尔萨斯社会里,比如中世纪的英国,公共债务比例占GDP总数非常低,公共债务的问题在于它会吸纳居民存款,导致银行不得不提高利率与之竞争,另一方面,他们也会挤压公共私人投资可用的资金。这些将会导致投资成本升高。

第四个因素是,财产的安全和个人的人身安全。对工业革命以前社会进行调查发现,财产是相对安全。而工业革命以前的社会题,谋杀率尽管与现代相比稍高,但不足到达构成影响经济的程度。

第五个因素是社会流动性,我们通过之前的研究已经发现在伦敦这样的大城市难以维持自身人口规模,不得不依靠大量移民来进行填充。这种从乡村流向城市的过程,实际上构成了部分阶层的流动性。许多城市空出的岗位也会以招募的形式从乡村当中获得补偿,从而提供了绝好的升入到城市阶层的机会。

第六个因素是市场和知识产权的保护。从农村流向,城市的过程的农民,实际上提供了一个廉价的劳动力市场,物资市场也是被大量存在的。关于知识产权的保护,在古代社会其实固然缺乏对抽象知识发明的保护,但科技进步速度缓慢,这类发明实际上很小。

总的来说,使用制度缺陷等因素来解释马尔萨斯社会科技发展的速度之慢已经不再合适。我们必须找到一种更有有力的解释。

现代人的出现

尽管在马尔萨斯年代,社会生活水平和技术缺乏进展,但我们仍然在很多领域看得到许多不同并值得深思的变化。比如利息率从不可思议的高点一直落到接近于现代社会的低点,识字率也不断提升,工作时间则由采集采集狩猎时间的短时间不断延长到接近现代社会的工作时长。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变化那?在我们探讨这一切原因之前,先解释这四大因素的变化原因。

首先是利率的变化,在古代社会要研究实际利率的变化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因此只能采用间接研究的方式。古代社会存在大量用于出租和租赁的土地,因此研究土地租赁的回报,是研究利率的一个良好切入点。我们发现在整个中世纪英格兰,土地租赁的利息是在不断下降的。一直到1800年左右才接近于现代的水平。

为什么古代利息会如此之高呢?我们可以把利息分为三个主要组成部分,第一个是基于时间的用户偏好,可以忽略不计,第二个元素是风险,第三个元素是对未来收入增长的期望。如果一个社会人人都期望未来的收入将会大幅增长,则大部分人将会将钱用于消费,而不是用于投资,则利息率一定会提高。如果一个社会,投资具有大量风险,利息率也会升高。

在马尔萨斯社会,收入的增长一直长时间陷入停滞,因此很难想象为何人们会不愿意将钱用于投资。另外,马尔萨斯社会的投资风险来自多个因素。比如整体社会的稳定性。在中世纪英国,社会实际上长时间保持稳定,资产的安全状况也可以得到法律的保障,即使法律在各个地区保障程度不同,我们也应该看到利息率在不同地方差异较。但实际上的观察结果显示,高利率情况对几乎所有地方都适用。另外如果认为对财产的保护情况会随着政治或法律的变动而不同,所以我们也应当看到谁历史上法治好坏的变化,利息应该出现相应的波动,但实际情况是我们并未观察到这种波动。因此更难让人理解为何利率会保持在如此高位。

第二个因素是识字率的提升。要研究对数字的掌握程度,我们可以通过人们对自己年龄的估算作为入口。当人们缺乏对数字的能力之后,他们会以10或者5的整数报出自己的名字。除外,在古代尽管人均期望寿命较低,但仍然可以在很多墓碑中见到出乎意料长寿的人,这也反映人们对自己年龄估计相对错误,另外在实力较差的社会我们也经常可以看到,人们对于数字的各种夸大。识字率的估算则可以通过他们在各种文件中签字的情况来加以证实。

第三个因素是工作时间。在前面第三章我们已经讲过工作时间在工业革命之前已经不断接近于现代社会。尽管我们同时也发现在资本回报率上不断降低,熟练工人和非熟练工人劳动对比差价一日降低,但是人们还是越来越多的投入到工作之中。

第四个变化是,暴力的降低整个社会在多种层面上的暴力都会降低,比如说残酷刑罚,各种祭祀活动都在逐渐减少,而人际之间的暴力冲突也在大为的减少。

我们不禁要问所有这些变化所出现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有人将此归因于新教革命所带来的社会风气的变化,有人认为这来自于科学革命带来的社会观点转变。但这些都不能从本质上解释,为什么回传这样的趋势。在作者看来,一个更加合理的解释是选择自然选择过程的影响。

我们在之前已经讨论过马尔萨斯社会可以近似地看作一个遵从自然选择过程的社会。在漫长的农业社会当中,有两点与采集狩猎社会的情况非常不一样。第一点是人们聚集而居,人群密度要显著大于采集狩猎社会。第二点是人们可以开始拥有大量的财产,包括房屋,土地和牲畜等,这些带来了大量的财产和财富交易以及财富积累。在这种情况下,识字率和文盲率,冷静和勤奋工作,贸易和生产等活动,都是获得经济成功的必要条件,而繁殖机会与经济成果的关联最为密切。识字率的提升,人际暴力之间的减少,工作时间的增长都是对自然选择过程的自然结果。因为在这样的社会中,会更加倾向于选择冷静,工作奋,已经努力奋斗,节俭,并且有长远眼光的人。而获得成功的人,他们的子孙后代在整体数量中所占的比例将越来越重。换句话说,社会选择的压力带来了人类从整体上行为模式的改变。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