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关系里的冲突

为什么要这么关注亲密关系里的冲突和处理呢?因为我越来越意识到,在亲密关系里面,最难的部分不是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光或者平静的日子,而是两个人发生矛盾和冲突的低潮时刻,是两个人因为性格、习惯、爱好、价值观念上的差异而发生摩擦的时候,是在生活里为琐事相互争吵的时候。

人和人性格契合的程度当然不同,但世界上是不存在完美合拍的人的,百分百女孩只存在于村上春树的短篇小说里。而且很多时候伴侣之间的冲突并不完全来自内部,即性格或者价值上的差异,也来自不断变化的外部世界,来自每天所面临的新的压力和挑战,和我们应对这些挑战的不同反应。在这么多的内在和外在的不确定之下维护一段稳定的亲密关系,这件事情本身充满挑战。

发生冲突有助于建立更好的亲密关系吗?至少过去的冲突是有的。因为见过自己在过去低潮时刻的表现,见识过在关系消解的时候不那么美丽的一面,同时也知道这样的时刻在未来是不可避免的,所以才更想要让自己更有准备。从悲观的角度看待世界,准备好应付最坏的情况,所以在低潮出现的时候仍然可以顺利的度过,在高光时刻可以更加安心的享受幸福,这也许就是了解亲密关系里的冲突这件事情的意义所在吧。

  • 冲突的发生和归因

怎么定义亲密关系中的冲突呢?当一个人的动机,目标,信仰,意见或者行为方式跟另一个人不匹配的时候就会产生冲突。在“亲密关系的二律背反”那篇文章里,我总结过人们对亲密关系的矛盾态度,那意在说明亲密关系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那么什么事情会具体引起冲突呢?实际研究显示,伴侣在任何事情上可能都会持有不同意见。最显著的比如孩子的教育和培养方式、家务劳动的分配、沟通的方式、娱乐和休闲方式的选择、工作上投入的时间多少、财务的管理和个人习惯等等。这个清单可以一直延长。

Peterson把其中会引起冲突的问题分为四种类型:第一种是Criticism,也就是任何口头的或者非口头的judge,第二种是illegitimate demands,也就是超出合理期待范围的请求。第三种是rebuffs,一方希望另一方作出某种回应,但另一方没能作出回应的情形。第四种是cumulative annoyances,即持续的引起不适的事情,这些事情往往琐碎,比如生活和卫生习惯上的差别。

冲突发生之后,伴侣们会对此进行归因(attribution):伴侣们会各自得出关于事情为什么会发生的结论。我们很多时候会将事情往对我们有好处的方向进行解释,更不要说可以站在伴侣的角度考虑对方的观点。如果双方缺乏这样的相互理解,就很容易产生冲突,也许是谁对谁错,也许是一方认为另一方在自我开脱。所以再一次,同理心或者说站在对方视角考虑问题的能力是达成理解和化解冲突所必备的。

  • demand/withdrawal模式

伴侣中的双方对于冲突处理的主动程度通常是存在较大差异的。demand/withdrawal是一种常见的模式。这种模式是说,伴侣中的一方更倾向于表达问题和想要解决问题,而另一方则会回避问题。这种模式不仅无助于冲突的解决,而且会自我强化。更想要解决问题的一方会因为另一方的回避而感到沮丧,从而更紧迫的想要得到答案,而回避的一方会因此感到更大的压力而选择进一步回避。

在我们的一般印象当中,处理冲突的模式似乎存在男女性上的差异。大多数时候,女性是说出双方在关系中存在的问题、同时提出想要讨论和解决问题的一方;而男性多是时候是回避问题的一方。为什么会存在这种性别差异呢?目前有两种解释,第一种是男性和女性社会化过程的差异。女性被鼓励更多的表达和倾诉,所以女性比男性更多的关注情感,而男性则更多的被鼓励要独立和自主,所以也就造成了我们常常看到的男性不擅长表达感情和需求的状态。第二种解释更多的关注在男女性在婚姻和家庭中性别角色的差异造成的的权力差异,男性更多的承担经济责任,也就掌握了更多的话语权,而一般来掌握更多权力的一方会更倾向于拒绝改变。

处理伴侣之间的冲突是需要技巧的。不擅长处理冲突的男性和选择在冲突当中逃避的男性通常是同一群人,当他们因为在其他事情上的投入缺少精力,因为不擅长而格外费力的时候,他们通常就会进入到withdrawl模式当中,拒绝作出进一步的改善。

在亲密关系里面权力的多少会影响到双方作出改变和妥协的动力:这个观点在很大程度上与我的观察相吻合。如果从客观的角度看待,在一个完整的亲密关系周期当中,伴侣之间的权力大小是在不断转移的。比如在男生追求女生的时候,女生掌握了选择的权力,因此更容易出现男生为了迎合期待而主动妥协的情形。在关系即将结束的时候,主动提出结束关系的一方比想要继续保持关系的一方有更大的权力,因此一方会更加努力想要作出改善。而在进入婚姻之后,对家庭作出更大经济贡献的一方通常具有更大的权力。在亲密关系之初因为权力的不同而出现的行为偏差实际上会发射出错误的信号,导致出现错误的判断:比如很多女生或认为男生在进入稳定的关系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最初的激情和努力改善的诚意。因此总来说,更加自然的展现自己,更加成熟的讨论冲突和不匹配,是避免这样的落差的前提。

因为掌握了更大的主动性就拒绝改变自己的模式是普遍存在的。但是这样的心态是不可避免的吗?我们在影视作品里见过很多中年男人在疲惫的工作之余对于家庭生活的矛盾缺少行动。这一方面当然是经济贡献的差异,但另一方面也是男性对女性对家庭的付出和牺牲的缺少感激。但除了依靠不断的自我警醒和对更美好亲密关系的向往,似乎没有更好的改善这种局面的方法。

关于权力对关系的影响的模式也可以运用在计划其他关系当中。简单来说,谁掌握了更大的主动性,谁就更有在协商过程里讨价还价的资本。比如拿到一个offer和拿到多个offer的面试者和公司之间的博弈,想要进入公司和想要离开公司的时候在讨论compensation问题上的主导权等等。

  • 人们处理冲突的方式一般分为哪些类型?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冲突都会升级,及时是被升级的冲突也会最终找到出口。但是人们在冲突处理当中的表现各不相同。人们在冲突处理中表现出来的模式可以按照两组维度来归类:主动处理还是被动处理,建设性处理还是毁坏性处理。

Caryl Rusbult 将这四种模式分别称为:主动的建设性处理冲突的voice模式,被动的但是建设性处理冲突的loyalty模式,主动的毁坏性处理冲突的exit模式,还有被动的毁坏性处理的negelet 模式。

了解这样的模式对我们有什么启发吗?我想最重要的是认识到这样的模式并不是固定的,它们会出现在亲密关系的不同时期。处理冲突的当时跟在关系中获得的满足程度很有关系。对双方关系更满意的伴侣会更更多的使用主动的和建设性的方式来处理冲突,而如果出现了更具有新引力的其他选择,伴侣可能会采取更加被动和消极的方式来处理冲突。第二,对于这样的分类我们容易产生误会认为这与性格有关系,从而高估一种模式会持续的时间,同时低估这种模式被改变的难度。我们不要忘记,再理智的伴侣也会有情绪低落或者口不择言的时候,能够在这些低潮的时刻还可以保持建设性的处理方式,这对于亲密关系才是至关重要的。

  • 四种不同冲突处理类型的伴侣

根据处理冲突的态度的不同,Gottman把伴侣们分成了四个类型:分别是Volatile,validators,avoiders还有hostiles。Volatile类型的couple之间经常发生热烈的争吵,但他们能够控制自己的愤怒同时在争吵过程中可以让对方看到自己对对方的喜爱。validator之间会更礼貌地争吵,会更冷静的表达观点和处理问题。Avoiders之间很少争吵,他们倾向于避免冲突和对峙,如果无法避免他们也会更加温和地处理,他们有时候也倾向于让时间修复问题。

最后一种类型的Couple被称为hostile。根据Gottman的定义,这种类型的伴侣在争吵或者讨论的时候有太多的批评和轻视,过多的防御性和退出模式。有些hostile的伴侣想要努力解决他们的问题,但因为处理的方式的问题反而让事情越来越糟糕。

关键的问题在于,是否有哪种模式比其他模式有更大的成功的机会?Gottman认为所有这些类型的伴侣都可以相处的很好,以为他们在管理冲突这件事情少的成本收益比例都很高,比如avoiders之间们没有什么太多的关于冲突管理的投入,但也因此避免了很多内向的情绪。

但是如果伴侣里面如果两个人的类型不一样会怎样呢?在实际的研究中,有大约四分之一的伴侣偏向于validtor的模式,有大约三分之一的情侣是validtor的风格配上一个volatile风格或者avoider风格。双方都是avoider的或者都是volatile的比较少,而这样的伴侣对关系的满意程度相对低一些。

是什么影响我们处理冲突的方式?有部分研究现实,我们常常把童年当中学到的处理冲突的方式带入我们成人之后的世界。我们在成长过程里会观察父母如何处理冲突,并会在不同程度上把这种模式当做原型。那么,我们处理冲突的方式是一成不变的吗?并不是的,不要因此感到绝望。有很多研究显示,大部分伴侣, 当然我说的是最终没有分开的那一部分都通过调整找到了合适的相处方式,而在人的一生当中处理冲突的能力和模式都会产生变化。

  • 冲突的结束

伴侣之间的冲突可以多种方式结束。第一种是separation,是冲突没有得到解决,但是双方都不想要继续讨论下去的情况。暂时从情感暴风的中心离开可以让双方冷静下来,也有助于避免更大的冲突。第二种情况是domination,也就是只有一方的需要得到满足,而另一方选择投降或者放弃的情况。当冲突的一方处于更加具有统治性的位置的时候这样的事情会发生,但是选择投降和放弃的一方也许会因此心生不满。第三种情况是comprise,也就是双方互有退让和牺牲,双方都没有完全获得自己想要的结果,但也不是一无所得。第四种情况是integrative agreement,双方的需要都得到了满足。最后一种情况被称为structural improvement,也就是说伴侣们不仅获得了自己想要的,还从冲突的过程中学习和成长了。 这种成长和改进发生的情况并不算多,而且多数时候是经过了激烈的冲突之后的结果。

但是也存在这样的情况,一方的需求要以另一方的牺牲作为前提。比如很典型的关于事业和家庭的时间分配问题,如果双方都想要在是事业上有所成就,就必然会获得出现双方时间分配的冲突问题。达成comprise也许是这种情况下能够获得的最好的结果。

  • 冲突有助于我们建立更好的亲密关系吗?

所以,回到最初的话题,冲突有助于我们建立更好的亲密关系吗?答案是:取决于处理冲突的方式。冲突和矛盾是伴侣生活中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也是在这样的冲突和碰撞当中我们得以更深刻的认识自我和对方,而良好的长期关系都离不开对双方的深入理解,从这个角度来说发生冲突并不是一件坏事。冲突处理的时候,让对方感受到对于这个问题的重视,认真倾听对方的想法,共同努力做出改进才是最重要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