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是不是两个人的事?

婚姻是不是两个人的事?关于这个问题,我们经常听到下面这种论调:

  • 恋爱是两个人的事,但婚姻是两个家庭的事。

更年轻一点的时候我喜欢这类说法。那时我并不了解婚姻和家庭的联系在哪,但这种说法听起来够成熟,甚至透露出一点经历世事之后的沧桑感,很适合用来装点自己。

然而所有观念都需要仔细推敲。

结婚是两个家庭的事情 这种说法其实是在强调:婚姻不仅影响结婚的双方,也会影响双方的家庭。

越是在传统社会,这个观点越可能是对的,因为:

  • 结婚是两个家庭进行社会资源整合,社会关系融合的主要手段。
  • 传统家庭仍然是三代四代同堂,和什么样的人结婚会影响到所有共同居住的人的生活。
  • 传统社会家庭承担的社会功能非常之多,婚姻会影响到这些社会功能的方方面面。

在这种情况下,说结婚是两个家庭的事也就并不为过了。这也是为什么包办婚姻在传统社会如此普遍的原因:对家庭影响如此重大的事情当然要交给足够成熟的长辈决定。

在现代社会,婚姻和家庭更多的变成了两个人的事情。

现代家庭更多是核心家庭的结构:父母和未成年的孩子。家庭结构的变化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城市化造成的:城市化带来人口的大迁徙,人们脱离原生家庭的环境,聚集到有更多经济机会的地方,并在这里组织新的家庭。在这样的家庭结构之下,婚姻与原生家庭的关系也越来越少了:社会关系的融合几乎不再存在,经济上的影响仍然存在但在逐渐降低。

可以预见,结婚将会越来越多地成为两个人的事,而越来越少成为两个家庭的事。

除了家庭结构,在人们对家庭的看法也在发生变化。美国的离婚率高达50%,而中国的离婚率也连年升高。是不是说,人们已经不像从前那样重视婚姻了?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考察婚姻和家庭的核心功能:生育和抚养子女。如果单亲父母的比例和有未成年孩子的夫妻离婚的比例升高,那么说明人们正更少依赖家庭来养育子女。就目前来看,婚姻仍然是人们养育子女的主要场所。通过其他方式养育子女,比如集中养育当然存在,但最后证实效果并不理想。因此,只要人类仍然养育子女,婚姻就会一直存在。

那么如何理解离婚率升高这件事呢?我们要看看曾经阻止人们离婚的种种因素:女性对于独自抚养孩子的压力和恐惧,人们对于再婚者,尤其是女性再婚者价值的贬低,男性主动离婚被认为是抛弃妇孺的道德压力等等。

随着女性的经济社会地位的提高,自主意识的提升,抚养子女以及个人价值的实现不再主要依靠婚姻;家庭功能向社会的转移也减少了人们对婚姻的依赖。婚姻对双方家庭的影响和依赖的降低也意味着离婚遭到两个家庭的反对将会降低。所有这些都降低了离婚的难度,也就推动了离婚率的升高。

另一个关于婚恋的常见问题是:婚龄的推迟和婚恋障碍。我们经常看到父母抱怨孩子已经到了适婚年龄却迟迟不肯结婚,或者找不到合适的婚恋对象。

在传统社会,婚姻是完全信息之下的单一选择:对双方家庭的充分了解之后选择是否结婚。在现代社会,选择婚恋对象则是局部信息之下的最佳选择问题。城市化的进程带来个人择偶空间的极大扩大,但同时也稀释了每个人可以用来了解他人的投入。因此婚恋策略从传统的充分了解,一锤定音,终生不渝,变为先通过短期关系了解磨合,同时捕捉更好的新机会。这种策略的变化导致在人们在婚恋选择上花的时间增长了,也就出现了父母眼中的剩男剩女问题。所以一般来说,城市化的进展会大幅度提高结婚和生育年龄,同时降低生育率。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