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克《政府论》上篇

本文是洛克对罗伯特-菲尔曼爵士的《先祖论》的父权理论的批判。

论奴隶制与天赋的自由
罗伯特-菲尔麦爵士的《先祖论》:一切政府都是绝对君主制,理由是没有人是生而自由的。罗伯特认为我们一生下来便同时取得生命和奴隶地位,在未丧失生命以前决不能不做奴隶。洛克则认为奴隶制是一种可恶而悲惨的人类社会制度。是决不能同意的。

论父权和王权
按照罗伯特的定义,父权最初授予亚当,其后按理应属于所有君主。父权是一种神圣的、不可变更的主权。一个父亲或一个君主对于他的儿女或臣民的生命、自由和财产据此享有绝对的专断的无限的权力,因而他可以任意取得或转让他们的财产,出卖、阉割和使用他们的人身 --因为他们本来全都是他的奴隶--他是一切的主人和所有者,他的无限的意志就是他们的法律。洛克的反驳是:同样的权力也可以属于母亲,因为可以同圣经中找到同样的根据。

论亚当因由神所创造而享有主权
《先祖论》认为,基于上帝的明白授予,亚当一创生,就是世界的所有者。因而基于自然的权利,亚当应该是他的后裔的统治者。洛克认为这里面有多个谬误:第一是,上帝在创圣亚当的时候并没有对他进行授权,是对夏娃说的。(你必恋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辖你。)第二是,即使父母对子女有自然的权力,但是在最开始,亚当是没有子女的,因此当时他只有形式权力,而没有实际权力,也就是实际上没有权力的。

论亚当因为神的赐予而享有主权
《先祖论》认为:世界一切人的至高无上的统治者,理所当然基于这个赐予,亚当必然被树立为这样一个统治者。卢梭的批判是:其一,这种赐予并没有给予亚当以统治人类的权力;其二,不管上帝在这个赐予的话中赐予了人什么权力,他不是把其他人排除在外独自地许给亚当,因此,无论亚当由此取得了什么样的统治权,它都不是一种个人统治权,而是一种和其余的人类共有的统治权。

论亚当因为夏娃对他的从属而享有主权
《先祖论》根据创世记,第三章第十六节“你必恋慕你的丈夫,你的丈夫必管辖你”,认为这就是政府的最初授予。洛克认为:这些话是上帝对女人的诅骂,而不是给予亚当以特权和特许,授予他以尊严和威权,提高他到享有统治权和君主权的地位。即使这里包含这种关系,这种从属也只是每个妻子对于她的丈夫应有的从属。

论亚当因为父亲的身份而享有主权
《先祖论》认为做父亲的由于是儿女们的父亲,就具统治其儿女的自然权利。洛克认为:首先,凡是给别人东西的人不一定就总有收回这东西的权利;其次,父亲给予子女生命这个说法过于笼统,因为我们自己都不明白生命到底是是怎么回事,又怎么能说生命仅仅是父亲给予的。第三,即使这个说法是成立的,也不能认为生命仅仅是父亲给的,母亲应该具有至少对等,甚至更多的贡献。第四,如果每一个父亲都享有这样的统治权力,那么就破坏了单一最高君主的统治权了。第五,按照《先祖论》的说法,“亚当既然是他的儿子的君主,所以他的儿子们对他们自己的儿子也有支配力和权威”,这样,亚当的父亲身份所享有的无限和不可分割的统治权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只存在于第一代,当他有了孙代,这个理论就说不通了,因为他和他的儿子就享有同等的支配权。

论父权与财产权作为统治权的共同根源
《先祖论》认为财产权和自然父权是统治权的基础。洛克反驳:父亲的自然的支配权“父权”却不允许由继承传给他人。因为这是一种只凭生育儿女才获得的权利。对于不是自己生育的人,任何人都不能够享有这种自然支配权。在子女之后,长子继承了父亲的财产权,而所有有子女的子女评分了父权,所以财产权和父权便分离了。

论亚当的最高君主统治权的转移
《先祖论》关于最高统治权的转移:(成为君主的关键在于)以最高权力统治,而与他获得权力的方法(无论是选举,继承,授予还是撺掇)无关。也就是说,无论用什么方法,谁只要能够取得王权和最高权力,这王权和最高权力就真正地和正当地归他所有。这样说的矛盾实在过于明显。

论自亚当承袭下来的君主制
(这节洛克谈到了所有这些政治理论的根本目的:其一是告诉人们为什么要服从政府,其二是告诉人们谁应当服从)洛克认为,要是的罗伯特爵士的理论成立,必须证明一下几个观点:第一,亚当这种权力,不随他的死亡而结束,而是在他死后便全部转移给其他某一人,直到子孙万代都是这样。第二,现在世上的君主和统治者是通过一种正当的转移方式得到这种亚当的权力的。
洛克认同儿子有权利继承父亲的财产的理由,但除此之外,这种所有权不能给他的后裔中任何一个人带来统治其余的人的统治权。这是由于既然每一个人都有承袭他自己那一部分的权利,他们应该共同地享受他们所承袭的财产的全部或一部分。

论亚当的君主的继承者
《先祖论》的理论:任何一群人,在这群人中肯定有一个人 。由于是亚当的嫡嗣而天生有权利做其余一切人之王,其他一切人都应当从属于他。洛克的反驳:要不就是成为君王不必须这种权力,要不就是全世界的君王除一个之外全部是不合法的。

谁是继承人
谁应当具有权力的问题。《先祖论》:子孙的这种从属既是一切王权的源泉“出自上帝自己的意旨”,因此国家的权力不单一般出自神的规定,而且它特定地指定授予最年长的两亲。洛克认为,这里的定义暧昧不清是因为作者体会到建筑在父权上的继承权的理论多么不稳定。可能之一:最长的儿 子具有充当嗣子的权利。反驳:长子的继承 制是不能够给予任何父权资格的。洛克接着对作者举出的各种源自圣经中的例子进行逐一反驳。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